不是我追糖,而是糖追我,《如梦令》怎么这么野

893

原标题:不是我追糖,而是糖追我,《如梦令》怎么这么野

作者|顾 韩

编辑|李春晖

刚刚过去的春节假期,不仅电影市场风起云涌,线上平台更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,新片也好,番剧也罢,足以令宅家的人们刷个醉生梦死。

嗑糖是当代年轻人的刚需,甜剧在网络平台上也是永远不缺席的,春节期间,便有一部颇有新意的古风甜剧《如梦令》引发了各方关注。

新在何处?开场就能感受到。

不是故布疑阵的激烈打斗,也不是长篇大论的旁白,而是用一段说书引入。台上说书人、台下听书的男主,以及另一场景卷入纷争的女主相互穿插,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即点明了故事背景与人物身份,引入关键道具“如梦令”,令看惯了长剧的观众眼前一亮。

这就是短视频与微剧的速度。

微剧在经历近两年的积淀之后,终于迎来了一轮小爆发,春节期间频频上新。犹记得去年此时,腾讯微视的真人漫改竖屏番《通灵妃》热议出圈,令许多观众初次感受到“憋气”刷剧的快感,今年的《如梦令》也出自他们之手。

该剧改编自同名人气漫画,由腾讯微视、腾讯影业、腾讯动漫联合出品,吴强执导,何泓姗、吴希泽主演,讲述了将军之女百里星轩为躲避追杀“替嫁”脱险,与有着大侠与纨绔双重身份的扶烨围绕“如梦令”上演了一出欢喜冤家的故事。

经典的“先婚后爱”套路,新鲜的强强人设,再加上竖屏的沉浸感与2分钟一集的精炼体量,令该剧很快从春节档的一众大IP、小甜剧中脱颖而出,也给我们留下了一些思考。

 “说书模式”解救断点追剧

微剧发展至今,已经能够看出,传统影视的创作与营销思路可能并不适合这一崭新的内容形态,简单套用容易自食苦果。那么,谁能率先突破思维界限,摸索出适合竖屏微剧的打法、适合本平台的内容,谁就更有可能在这片蓝海占据高地。

当今市面上的竖屏微剧大致可分为单元剧与连续剧两种模式,前者多为喜剧或惊悚脑洞题材,一集一事,集与集之间没有强关联,后者则更近似于常见的电视连续剧,有剧情主线与固定人物,只是单集时长更短,信息量更少也更集中,多为网文、网漫改编。

单元剧目前是市场上的主流,表面上看,这一模式更符合短视频平台的属性,让观众可以随点随看,但另一方面,它也存在着一些弊端。比方说,粘性不足,如果单集或者主咖不够吸引人,作为观众其实没有继续follow下去、追到结尾的动力,刷过就可以放下。

又比如,微剧体量本就短小,单元模式之下,故事与角色还要不断变化,这就制约着讲故事与人物塑造的空间,难以深度牵动观众情感,在营销方面也难以持续输出强劲的话题,供观众讨论。

因此,从微剧内容升级以及观众追剧习惯的角度讲,硬糖君认为,还是连续剧模式更有价值一些。微视《通灵妃》与《如梦令》的成功也正印证了这一点。

过往也有许多影视作品加入说书桥段,但功能更多在于营造年代与地域氛围,《如梦令》则是真正采用了说书的方式对全剧进行串联,不断帮观众理清剧情脉络与人物背景关系,降低理解成本,与当下流行的剧集解说、小说速读类视频异曲同工。省去一切铺垫之后,重点呈现高能场面。

从结果看,说书模式似乎与短视频微剧有着天然的契合,它一定程度上解决了连贯剧情主线与随时随地观看的冲突,证明微剧也完全可以进行长篇故事的连载,而不一定要局限于单元结构。

 甜宠剧,加速是必然?

社会发展节奏快,现代人把大部分时间精力献给了工作学习,生理心理不自觉变得麻木。在此情况下,治愈与解压逐渐成为内容刚需,甜宠剧便应运而生。看着高糖的情节不自觉露出姨母笑,也就卸去了一天的疲劳。

长与短之间,正剧或许还要仔细思量,但对于以甜和爽为最高诉求的甜宠剧来说,接纳更短、更快、更多玩法的竖屏微剧几乎是一种必然。

有别于早年盛行的台剧、韩剧,新一批网络甜宠剧高度依赖网络IP。言情网文长盛不衰,已经令网友们脑海中形成了一组庞大的人设与情节“数据库”,诸如刁蛮大娘、绿茶女配、温润男二、“真香”男一等等。资深言情爱好者如硬糖君,基本能够做到通过造型识别人物,然后自我补齐接下来的故事发展。

这就意味着,相比传统类型,甜宠网剧更有可能做到高速推进主线,砍掉细枝末节,营造出不费脑、只嗑糖的爽感,与许多年轻人的追剧诉求不谋而合。因此,基本自《双世宠妃》等甜宠项目成为黑马之后,甜宠日渐成为网络平台的热门类型,内容沿着简单直给快节奏、人设鲜明类型化的方向持续演进。

在这期间,尽管以小博大的奇迹还在不断上演,但观众在甜剧的不断轰炸中,不免产生审美疲劳,耐心逐渐流失。因短视频的到来而愈加凸显的这种倦怠感,并不是简单提升制作就能解决的。而从《通灵妃》、《如梦令》等微剧的表现看,在叙事节奏上下功夫,似乎是一条明路。

具体到《如梦令》上,套路够足够极致,先婚后爱、欢喜冤家、互怼互宠轮番上演,集合了大婚掀盖头、失足转圈圈、重伤喂药感情升温等经典古偶桥段,“隔掌吻”、“咬糖吻”更是精准打击观众痒点。

微剧的快叙事在这部剧上发挥到了极致。原著作为网络条漫,已经是稳定主线+碎片化连载,而在剧本改编中,主创将其再度“去水”处理,将情节点、特别是糖点高度提炼出来,在2分钟内极致呈现。不必拖拽也不必倍速,处处皆是高能,堪称“军训式嗑糖”。

在熟悉的场景、熟悉的配角与熟悉的情节套路之中,两人“史密斯夫妇”似的人设又有一定的差异性,能够在熟悉的情境中制造出反转,持续给戏里的反派带来惊吓,给戏外的观众带来惊喜。

女主表面是嫁入豪门的软妹,实则是背负使命的将军之女。男主表面是不学无术的纨绔,实则是心怀正义的少侠。两人在“扮猪吃虎”、扮演好表面身份的同时,又不断在试探对方、保护对方,更符合当下观众对于“强强CP”的向往,也在甜宠之外附赠了剧情的悬疑感,更加令观众欲罢不能。

 微剧、条漫,相得益彰?

《如梦令》的成功,除了本身内容精良、创意新颖,也得益于它是一部漫改IP剧。原作是腾讯动漫评分高达9.6的人气漫画,故事人设经过验证,在传播上也有所借力。

其实,就像网剧的发展与网文IP息息相关一样,竖屏微剧当下也正在借由同网文、网漫平台的合作确立自身的地位。IP平台看中了微剧周期灵活、门槛低的优势,踊跃入局。而诸多案例表明,对于网文、条漫来说,微剧确实也是一种理想的开发方式。

首先,对于漫改作品来说,如何把握对漫画的还原度与符合影视规律的真实度,这二者的平衡一直是个问题。一旦做得太过写实、落地,反而容易“没内味儿”。太还原原著,又有沙雕中二难代入的问题,对非二次元用户不够友好。

微剧独特的内容规格与观看场景,却令观众天然能够接受多种内容玩法,如特效花字、说书式开场、二次元感的人物造型、互动弹幕等等,与漫改剧高度契合。

其次,尽管微剧体量轻快,但腾讯微视在“火星小剧”上的态度一贯是打造精品。他们为《如梦令》这一项目选择了最合适的主创团队与主演阵容。导演吴强曾执导过《双世宠妃2》、《奈何BOSS要娶我》,在古风甜宠与漫改剧的操作上有充分的成功经验。

主演何泓姗是出演过《匆匆那年》、《如懿传》等多部热剧的实力演员,吴希泽是新版《流星花园》的F4之一,两人颜值不用多说,在言情剧方面更是驾轻就熟,且自带粉丝基础,在剧集上线前后期多有助攻。

值得专门提出的是,自《通灵妃》以来,微视便一直致力于为竖屏寻找到“美学”。不是简单的拉进镜头或裁切画面,而是结合竖屏观看的特点进行了调度、摄影与分镜的设计,也令该剧观感格外丝滑。

最后,营销方式精准独到。在微视内部,采用了基于垂直粉丝的互动打法,不仅有弹幕池与评论区供观众交流,微视还设置了“一键入群”,聚拢漫画原作读者与剧迷建立社群,增强粉丝黏性。

而在微视之外,微视一方面在多个渠道进行宣发运营,另一方面侧重参与感,在社交媒体上发起“情话大赛”、“填色大赛”、“P图大赛”等策划,借助年轻人的社交互动欲望进行传播。

总而言之,腾讯微视去年以古风漫改的《通灵妃》系列一鸣惊人,今年又打造了《如梦令》,在内容领域称得上一位值得关注的新玩家。另一方面,在微剧一跃将发糖速度提升到短视频级别后,甜剧内部又将如何裂变呢?嗑糖女孩们,可要准备好了。      



话题评论:

未登录服务分享会员
未登录

娱乐话题推荐:

《我的新野蛮女友》野蛮趣爱直击笑点

《我的新野蛮女友》野蛮趣爱直击笑点

电视剧《亲爱的热爱的》字母项链热销

电视剧《亲爱的热爱的》字母项链热销

熬了一夜看完《旺达幻视》,但这个细节没看懂,谁帮解惑?

熬了一夜看完《旺达幻视》,但这个细节没看懂,谁帮解惑?